五二二六小说网 > 女生耽美 > 曌帝双龙传 > 768. 越细想越是惊心

768. 越细想越是惊心(1 / 1)

西门沁水只觉得眼前一黑,便晕了过去。等他醒来的时候,那个从棺材里面钻出来的人已不知所踪。

莲儿已经伏在那张桌子上,早已气绝多时。让西门沁水无法接受的是,莲儿脸上的皮肤已经被人割去。

说到这里西门沁水悲上心来,忍不住放声大哭。

壹伽姑姑听得咬牙切齿,心想若是让自己遇到这个可恶的阴绣师,必将之绳之以法。同时心里对西门沁水他们的遭遇更是同情。

二俅走到他的身边,拍了拍西门沁水的肩膀安慰道:“节哀顺变。”

西门沁水哭了一阵开口说道:“你知道当时那个坏蛋是从哪个棺材出来的吗?”

二俅顺嘴问道:“哪个?”

西门沁水指了指二俅身后:“就是那口棺材。”

二俅回过头看了一眼,是一口盖子已经掀开的棺材,里面空无一物。等他再次回过头的时候,刚才还在她面前的蒋来清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!饶是二俅胆大,也不由得冒出一声冷汗。

这时二俅发现壹伽姑姑满脸惊恐地看着自己身后,急忙又转过身子,不由得整张脸都白了——刚才还空无一物的棺材里缓缓地坐起一个人来。

这个人的形象和西门沁水描述的完全一样。一件宽大的黑色长袍把整个人都罩在里面,只露出两只眼睛。

二俅觉得这双眼睛好像非常熟悉,然后脑中一震猛地记了起来,这不就是刚才西门沁水的眼睛吗?

原来,他就是那个阴绣师!
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
这事也怪不得易云,换谁憋这么久都受不了啊。

易云对赵天赐挤着眼睛,意思是说已经被发现了,现在怎么办。

赵天赐想了想,伸手指了指上面,示意易云爬到柱子高处,等他发出信号后暴起发难。随后赵天赐也变换自己在柱子后边的角度,白毛怪物已追踪着气味而至。

赵天赐躲在柱后看得清清楚楚,白毛怪物嘴上全是斑斑血迹,人形身体上长着一张类似于猫科动物的脸,并不能像人一样治理行走。

赵天赐不由得想到人们通常说的,有些兽类活得久了便会成人形,只是毛发全部是白的。

不过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细想,那只白毛怪物已经来到了易云所在的红柱下面,仔细嗅尿味。

由于易云是隔着裤子尿的,所以身上的味道比地下更重,白毛怪物立即抬起头向上仰望。

赵天赐心想:要是让这家伙看见了上边的易云,那么偷袭的计划就要落空。

于是从柱后探出身子,冷不丁喊了一声:“白毛,我在这儿呢!”

白毛怪物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,噌地回过头来,两只眼睛在月光下如同两道电光直射赵天赐。

赵天赐飞快的点亮火折子,同时另外一只手掏出了一个镜子晃动。

镜子反射出火焰的光芒朝着白毛怪物眼睛射去。

这也是老祖宗传下来的法子。

长期生活在黑暗中的动物,要么视力退化眼睛接近于盲,要么就是眼睛进化能在黑夜里才能看清周围的环境。眼前这个白毛怪物明显属于后者。

而越是对光源非常敏感的眼睛,对突如其来的光线抵抗力就越差。

白毛怪物的双眼被镜子反光照个正着,立刻丧失了视力,发出一阵阵山枭般的怪叫声。这招可一而不可再,见机不可失,赵天赐对着柱子上的易云喊道:“动手!”

易云早就拔出了刀,听到信号之后就从上面连人带刀扑了下来。

想不到的是,这白毛怪物竟然如此灵活,条件反射地伸出爪子一挡。

也不知道这怪物的爪子是怎么回事,锋利的钢刀竟然都无法刺进去。刺到爪子上之后,就像刺到一块铁板,然后滑到一边。

易云整个人结结实实地砸在白毛怪物身上。

不提钢刀的事,易云的体重和从高处下坠的力道,若是普通人挨上这一下,恐怕得往外吐血。

但白毛怪物却毫不在乎,挣扎着就想要爬起来。

“快跑!”赵天赐叫道。

易云就地滚了两滚,躲开了白毛怪物盲目扑击的利爪。

眼见这怪物如此皮实,只能趁它双眼暂时失去视力的机会,赶紧逃命再说。

倒霉的是现在通往护法神殿的出口,被白毛怪物的身体给堵住了。

如果想逃出王城,又没有其它的路。

轮回庙的另一个出口是片被风雨蚕食的断壁,足有十几层楼高,匆忙之中绝对下不去。继续攻击的话又怕解决不掉这个怪物,等到它眼睛恢复过来反倒更加危险。

赵天赐往四周扫了几眼,看到秘洞中黑色的铁门。当即也只能病急乱投医,先进去关上那道铁门把白毛怪物挡在外边,再想办法找脱身之道。

两人不敢发出半点声音,轻手轻脚地往秘洞方向蹭了过去。

但是他们忽略了一点,白毛怪物虽然双眼视力还没恢复,但这家伙的嗅觉仍然非常灵敏。

根据易云身上没散的尿臊味,立即就能追上来。

这时白毛怪物已经从刚才暴盲的惊慌中恢复了过来,暴怒如雷地冲着易云就扑了过去。

两人见状不妙撒开脚丫子就跑,慌乱之中赵天赐被那道破墙绊了一个跟头。

这时候一眨眼的工夫就没命,赵天赐赶紧伸手在地上一撑,想要爬起来继续跑,却想不到的是右手一下子按到一个毛茸茸的东西上面。

低下头一看,原来是只黑色的麝鼠。

就在赵天赐被绊倒时,身后的易云也被绊得一个踉跄。

赵天赐一把揪住易云的一副,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。

回头一看,身后两道寒光闪烁,追过来的白毛怪物眼睛已经恢复了。

情急之下,赵天赐抓起地下那只麝鼠当做暗器朝着白毛怪物射了过去。

这白毛怪物虽然体型巨大,却无比灵活。伸出五指一抓一攥,登时将麝鼠捏死,像是丢花生米一样扔到嘴里嚼了起来。

赵天赐突然想到一点,这个白毛怪物大概有个习惯,不吃活物,一定要弄死之后再吃。

现在再逃已经不太可能,虽然黑色铁门后的洞窟不知深浅,但那已是唯一能暂时躲避白毛怪物的地方。当下只能横下心来,先躲进去再说。

两人发一声喊,白毛怪物也愣了一愣。

趁这个机会,两人赶紧闪身退进铁门内侧。

这时哪还顾得上里面是什么,便急急忙忙地反手去关铁门。

两人马上就暗自叫苦,差点哭了出声。

这铁门是朝外边开的,里面根本没有门闩。而且也不能用身体顶住门,因为只能往后拉。

门外一股巨大的力量传来,应该是白毛怪物在用力向外拽。

“怎么办?”易云焦急地问道。

“还怎么办?只能拼了!”赵天赐吼了起来。

“早说啊!”易云抱怨着:“刚才它眼睛看不到的时候还好办点。”

这时赵天赐看到地上有两条铁链,原来这两条铁链本是和门外的佛像锁在一起,用来固定铁门用的。

他们慌慌张张跑进来,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这两条铁链踢进来了。

赵天赐马上有了主意。把铁链缠在腰上,等下慢点开门,不管白毛怪物哪一部分从缝隙伸进来,两人拼命往后坠照死了夹。

话刚说完,白毛怪物的爪子已经伸进门缝,把门掰开了一条大缝,脑袋和一只手臂都伸了进来。

时机恰到好处,而人同时大喊一声:“去死吧!”

然后同时使出全身吃奶的力气,猛地拉动铁链,使铁门迅速收紧。

“嘎吱吱”一阵筋骨断裂之声传了出来,白毛怪物发出凄厉的叫声。

白毛怪物嚎叫着,但想要挣扎却办不到了。因为脖颈软肋处被卡住,纵有大的力气也施展不开了。

不过,这个怪物仍不死心,一只手不断地抓挠铁门,另外伸进门内的那半截手臂,对着两人的方向凭空乱抓。

易云为了使足力气,抱起佛像把铁链围到自己腰间拼命朝后退。

但这么一来距离就缩短了,白毛怪物的爪子已经快够到了他的肚子,就差那么不到一指长的距离,易云就要惨遭开膛破肚。

赵天赐急忙端起火折子去燎白毛怪物手臂上的毛。

白毛怪物被火灼得疼痛难忍,但苦于动弹不得,只有在那里发出绝望地哀号。

易云的蛮劲也上来了,又是猛力往后一拉。

同时赵天赐也点燃了白毛怪物的另外一只手臂上的毛,白毛怪物被烧得体无完肤。

两人继续朝后拽拉,直到白毛怪物伸进门中的脑袋几乎被夹成两半,两人方才罢休。

赵天赐和易云刚才用尽了全力,在高原地区这么做立即感觉呼吸困难。二人躺在地下吃力地喘着气。

赵天赐突然发现一个问题,这里并没有什么腐臭的气息。

心里这个秘洞如果真是轮回宗的地狱,那还是赶紧离开为妙。

但现在两人都脱了力,如果在气息喘不匀的情况下贸然走动,恐怕会产生剧烈的高原反应,只好先点燃火折子看看情况。

地上堆满了人类和动物的白骨,墙壁上有很多大小不一的洞穴。

不过这些洞穴的位置都很高,普通人很难攀爬上去。

在他们的头顶正上方,是个洞口是非常规则的圆形的洞窟,感觉就像是一个竖井。

赵天赐想了一下,这里很可能上面就是山顶的王宫。抓到什么罪犯之类的就从上面扔下来。

易云在地下发现了一大块黑乎乎的皮毛。随手一抖,从那皮毛中竟然掉出一块类似人的脑盖骨!

好在这两人都是胆大包天的,不然就这么一下,恐怕都得给吓个半死。

这个骨头像是个一半的骷髅头,赵天赐捡起来仔细端详了一下。

仔细看了之后才发现这并不是人的,因为骨头的骨层非常厚,人不可能有这么厚的骨头。拿在手里才发现这玩意很软,完全不是骨头的硬度。

他把火折子移近了些,发现头骨上密密麻麻的刻着许多奇奇怪怪的文字,一个都认不出。

这个头骨的口部远远大于人类,易云看了半晌问道:“赵哥,这会不会是个面具啊?”

他这么一说,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。

赵天赐不解地说道:“可是如果是面具的话,为什么要用这块皮毛包住,扔在这个破地方?”

两人想来想去,还是捉摸不透。

这时角落里乱蹿的麝鼠越来越多,这些老鼠身上难免有病菌,两人不敢再多停留,迅速离开了这堆积累累白骨的地方。

这时他们才想明白,这个铁门根本不是用来拦挡白毛怪物,而是为了防止从上面摔下来的罪犯没死,会从门中跑出去。

斜顶上的几个大洞,应该才是供那种白毛怪物进出的。

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就那么一只怪物,如果还有其他的,等它们下来那可就惨了。

易云重新用那块毛皮将奇怪的面具包上,和赵天赐一前一后爬出了秘洞。

出来之后才发现,现在外边明月大亮,正是中夜时分。

轮回庙的地面上到处都是阿东被啃剩下的残肢,看得两人一阵后怕。

赵天赐叹息道:“唉,同伴不丢伴。大家都是一起过来的,还是别让他暴尸在外吧?”易云面有难意地说道:“我没力气了,这里土又这么硬,也没有工具,恐怕很难但挖坑埋他啊。”

两人商量之后,最后把阿黄的残肢碎骸,扔进黑色铁门后的洞里,接着又把那尊佛像也摆了回去。

做完这一切之后,两人又作了两个揖,然后从原路下山。

一路上两人心情都不太好,虽然阿黄是自作孽,但如果两人开始不是要恶作剧,直接拦住了他,也不至于丢了性命。

走到一半的时候,易云突然停了下来:“找个,我怎么感觉后面有人?”

赵天赐也停下脚步侧耳听了一下,后边真的传来了一串脚步声。

两人不由得都是心理一凛,难道一直有人在跟踪着他们?

赵天赐警觉起来,猛一下回头看向身后。

只见被月光照着的山峦土林,阴影部分轮廓像是面目狰狞的猛兽。

四周一片寂静,哪有什么人?

最新小说: 我媳妇知道了剧情 火影之写轮眼的逆转 超级奶爸的荒野生活 这个BOSS不柯学 生活这么随性 东京开局签到神罗天征 注定喜欢你 我的王妃,了不起! 星火成诗 怪物酒馆